· 主页 · 项目 · 留言簿 · 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络我们 ·

全球住房问题能够被解决吗?
什么能起作用呢?

    我们认为哪些是提供一个切实的解决方法的主要因素呢?我们必须在怎样的限制条件下进行操作以建立可行的办法?它们是:
    *需要住房的人们或这个国家必须自己提供住房
    *他们必须使用当地资源
      当地人
      当地的材料
如果需要大量外来资源,那么我们的努力就不可能实现。
    *一些外来的投入、信息、技术以及物资是必须的 , 但必须尽量减少 .
    * 无论是当地的还是外来的投入,教育都是最为有力的因素之一
    * 无论是在环境、社会 ( 文化和政治 ) 还是在经济方面必须是可持续发展的

 
     康宁的挑战是:你能参与这个大范围的问题吗?你能与贫民窟里 20 亿人的需要切实相关吗?你能与 50 亿缺房人(世界人口 84% )的需要切实相关吗?你能在一个比如像我们所演示的尼加拉瓜的那个社区或世界上很多像它那样的社区的种种限制下有效的运作吗?
    技术挑战可能会是,比如对现实的一个模拟:第三世界生存者。我们把一些康宁科学家派到一个不发达地区,有点像荒岛上的鲁宾逊漂流记一样,问他们在仅仅能够使用本土资源,而没有或几乎没有外来资源,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上网的情况下如何为自己和他人创造一个好的生活?或者比如说登山者的挑战:如果你被留在山脊上几年,你只能携带你能背在背上的东西,你会带什么呢?
     我想向各位提出另外一个挑战。先前我指出了如果其他人效仿我们,我们的环境,其中包括我们富人呼吸的空气,所受到的灾难性的影响。我们可以尝试阻止他们得到我们所拥有的来解决这个问题,或者我们可以这么想,他们没有什么可能做的,所以我们对他们置之不理就是了。无论哪种情况,我们都使自己站到了与 20-50 亿人口(世界人口 33-84% )相对立的一面上。
    对世界做生意的一个传统方式是,寻找有钱的人,弄清他们需要的东西并把它卖给他们。如果康宁以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来看待问题会怎么样呢?如果你面向全人类,严肃地看待这些诸如我们所讲的住房等问题,试问自己如何能解决它们,然后切实的为它做点什么,又会怎么样呢?套用约翰肯尼迪的一段话,“不要问世界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世界做什么?”
    这样你就会处于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位置了。你就与 50 亿甚至是 60 亿人联合起来了。 20 , 50 或 60 亿人构成了一个强大的力量。当你把这些人视为一种资源的时候会怎样呢?当你把他们视为同盟的时候会怎样呢?
    基业研究院 的目标是,从那些最需要的人开始,满足地球上每一个人的实际需要。基业研究院的工作当然有行善的一方面。然而我们并不认为慈善对解决这个问题能做出很大的贡献,这不是我们主张的。我们所注意到的是世界贫困地区的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蕴含着巨大的能力。
    如果康宁以我们的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会怎样呢?例如,我们如何去帮助人们?我们如何去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康宁能否在帮助他人,帮助穷人和贫困的国家得到良好的住房中受益?为什么这值得康宁去花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通过积极协助世界人民,包括穷人,得到良好的住房:
    .你帮助创造了一个更加稳定的世界,一个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更加稳定的世界,而政治和经济的稳定有利于企业。
    .你帮助使这个世界更加富有
    .你在日益发展的市场中发展了关系
    .建立了声誉
    .为地方政府和企业所了解
    .为人们所知晓
     .开拓新的市场
    .你站到了 20-50 亿人这边而不是他们的障碍或最多无关 .

结论:

    总的说来,解决世界上大多数人口的住房问题的最可行的途径是,寻找人们能够利用当地资源自己提供住房的方法。
    我们需要一些外部资源,但必须尽量减少。我们必须依靠他们的劳动和智慧。教育和信息将是一个很好的廉价投入。我们必须依靠当地的材料。“当地”指那个地区可以使用的交通及通讯资源。
     它必须符合当地的文化或来源于当地文化。生产必须是靠当地的人们用他们手头的资源就可以进行的方法来完成
    通过采取一系列新的目标,康宁可以彻底的重新定位和改造自己。通过采取新的目标,关注和关心全人类的需要,他们具体的生活,文化和资源,我们开辟了通往健康世界的新道路,包括一个健康的经济。康宁使人们能够选择成为这个健康经济和世界一分子。
     这次会谈的大纲中,此部分我写的是“结论”。但是我并没有一个结论。结论是我留给大家的一个问题:你能为我所描述的地区、人民以及环境提供怎样的解决方法?这样的情况下,康宁能为这些人,这个问题做点什么?

  会谈后自由讨论。见下页

 

· 首页 · 项目 · 留言簿 · 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络我们 ·